老洋叔挠挠墙

偶尔刨点粮……离目标自给自足还有十万八千里……

[我李/火影忍者] 水柠檬 (全 )

梦幻与现实的分站:

注:这是《HOME》的其中一篇番外,但基本上是可以单独看的,不过会有点正文剧透的情形就是了。


任意门:


正文:HOME    


HOME之自蛇番外篇系列:执着:自来也篇 追逐篇 黄昏篇


番外:[卡带/自蛇] HOME番外:旋涡鸣人的三个父亲 木叶的三忍 (全) 初恋  大蛇丸 


目录:[火影忍者] - 同人文集: 卡带, 自蛇, 我李等


--


地点:木叶。


时间:酷热的盛夏上午。





--


转眼间,为期一个星期的中忍大会终於顺利地结束了。




小李仍然还没有回来。




据鸣人说任务早就结束了,原本预计会在昨天回来但好像是路上被耽搁了,所以大概在这几天就会回到木叶了吧。於是原本预计大会一结束就立刻回去的我爱罗便提议多留一天,无可否认,这个决定他是有带点私心的。因为无论如何他还是想见上他一面,就算只是几分中,他也心满意足了。




不意外地,他的提议招来了许多抗议声。首当其冲的便是手鞠,砂忍的最高防卫指令官─ 他的姐姐。




“不行!村子还有许多事情等著我们回去处理啊!你可知道此时我们的砂忍有多辛苦吗?”




最後一句无疑是暗示著如果不是他的任性乱为的话,村子也不会处於群龙无首、势如破竹的状态。要知道她们的敌人若在这时攻打村子的话,她们是不可能赶得回去的。这几年来砂村之所以能够安然无恙,绝大部分是因为我爱罗的关系。所以一旦他不在的话,村子的危险就会大幅度地增加。让他离开村子前来木叶一个星期已经是她作出最大的让步了,不管怎麽样她是绝对不能让他多留一天的!




听罢,我爱罗的心中泛起了一丝丝的不悦。不是不明白姐姐的担忧和谴责,的确,身为风影的他是不能离开村子太久的,保护村民和村子是他的责任、义务,同时也是他最为重视的职责,只是就不能让他偶尔卸下这个风影的责任,自私地当一个有著绿色陪伴左右的我爱罗吗?




“不好吗?这下你不就能跟鹿丸多相处一下吗?”我爱罗冷冷地反驳道。在木叶有著心系的人绝对不只有他一个。




手鞠瞪大著双眼,嘴巴又张又合地呆望著他,震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这小子几时变得如此世俗了?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而且他怎麽知道她跟鹿丸的事。。。啊!一定是鸣人那小子教坏他!该死的鸣人,看她以後怎麽教训他!




 怒瞪著在一旁偷笑的勘九郎,眼角跳了几下後大声吼道: “还笑?不准笑!”




“算了啦老姐,就多留一天吧。既然我爱罗都要求了,你也没什麽损失吧?”真是的,勘九郎有点受不了地暗自叹气。大的小的都这样,干脆跟木叶合并不就了事了。怎麽他家的都栽在木叶的人手里啊?真麻烦。




“哼!”




手菊背向他们,冷哼了一声後便不语了,也算是默认了我爱罗的请求。就如勘九郎说的一样,我爱罗都开口要求了,甚至还拿鹿丸出来当筹码,看来他的心意已决,不留多一天他是不会跟她回去的。唉,那就算了吧,而且不可否认,能与鹿丸悠闲地度上一天真的挺诱人的,只是就算如此也论不到她俩个弟弟来调侃她吧?!




发现到鹿丸很可能是她的死穴,手鞠突然有一股很深的无力感。


--


深夜,我爱罗独自地坐在屋顶上,望著冷清的街道沈默不语。这麽多年了,他那失眠的毛病虽然改善了许多,可碍於体内栖息著的‘一尾’,他也只敢每隔几天浅眠小睡一下。扯了扯嘴,回想起来,他唯一一次真真正正地安然地睡上一觉是在一个绿色的肩膀上。他记得那时周围还长著许许多多不同的花,小李一脸兴奋期待地一一向他介绍。




小李─




掏出系在他腰带上雕刻成小葫芦形状的翡翠玉佩,我爱罗的心微微一紧,感觉很不舒服。小李曾告诉过他那是思念某人时心痛的感觉。




思念?他思念他吗? 




抚摸著那从不离身的玉佩,我爱罗有点疲倦地闭上双目。是的,他是真的很想念小李。身为风影的他和成为上忍的小李已经不能再像以前一样随意的见面了。俩人的身份实在有著太多的束缚、其中也牵涉了太多的政治和忠义的问题考良,所以他们只好忍耐著,努力让自己习惯著这样的忍耐。




因此一年一度的中忍大会是他们唯一能够名正言顺在一起的时候,所以小李就答应他每年的这个时候,他无论如何都一定会呆在木叶等著他,哪儿也不会去。为此他还特地申请成为中忍的主考官之一,目的就是希望借此能免於在大会的其间离开村子去执行任务。几年下来他们都是这样见面的。时间虽然短暂,但却是非常充实和快乐的。




原本还满怀著久别重逢的喜悦和期待前来木叶,想不到纲手的一句话却破坏了这一切。他不是笨蛋,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小李会去执行任务一定是火影从中搞的鬼。虽然不知道为什麽她要这麽做,不过他猜应该是想告诫他要切记俩人的身份悬殊,行事要低调吧?(不,小爱啊~你完全误会了,纲手只不过是无聊而已~~)




想到这,他不由然地有点生气。难道他们还不够低调吗? 这几年来,俩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只能靠书信来维持联系。而且小李和他已经有超过半年之久没有见面了。他非常清楚如果这次错过了,很有可能他就得再等上一年才能看到他。




心又一紧,我爱罗赶紧把握在手上的玉佩贴著隐隐作痛的胸口上。虽知道这样做对於木叶不礼,但他还是悄悄地放了沙眼,希望能在百里外查知是否有一个绿色的道影正往木叶奔来。可是随著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思念的绿色还是没有出现。




想必他是赶不回来了。




不过多留一天也不全然是个落空,至少他得知这多出来的一天对於某人是有意义的。从沙眼传出的景象,他清楚地看到在公园里的一个小椅凳上,姐姐正依偎在绑著一束马尾的男子的怀里,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甜蜜笑容。




不知道自己与小李在一起时是否也会有这样的表情,下次见面时一定要问他。


--


天终於亮了,屋檐下的人们也从一夜的安眠中逐渐苏醒,沙眼却仍然没有小李的踪影。




小心翼翼地收起了他的玉佩,我爱罗便从屋顶起身跳跃下,轻轻地落在街道上。我爱罗的个性是从不拖泥带水,既然已经多留了一天小李也还没回来,在耗下去也是没用,那就回砂村吧。就如姐姐所说的一样,风影是不能离开村子太久的。他有他的责任,自私只能是偶尔的放纵,不能长久的。




不过在走之前他必须先作一件事。




凭借著记忆找到了他的住所,那是一个简单明洁的小公寓,小李住的是三楼靠街的房间。抬头看著那关闭的窗口,他淡淡地浅笑了。原本系上绿色窗帘的窗口,如今却变成了有如沙漠般颜色的橘黄色。是去年的中忍大会吧?他随口问了小李为何不要换上新的窗帘布,那时他只是傻笑答说窗帘布一定要选自己喜欢的颜色而木叶就只有这款式是绿色。




喜欢的颜色吗?我爱罗若有所思地望著眼前的窗帘布,接著便从怀里拿出了他一路上一直藏著的包裹,往上一跳,轻轻地放了一瓶东西在小李的窗口前。过後,完全不理会身後此时聚集的许多好奇眼光,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当他抵达木叶的出入境口的木闸时,手鞠等人已经准备就绪等著他了。




“走吧。” 手鞠一看到便他正声道。




点了点头,我爱罗便走在前面,带领著他们步出木叶。在前方走著的我爱罗,心中忽然有一股淡然的落寞感。纯净的双眸少了几分平时的冷酷,多了几分黯然。




看著弟弟的背影,手鞠平时傲气自信的双眼掠过了几丝疼惜和无奈。气恼地摩擦著拳头,她在心里暗骂道:“李。洛克你这该死的!到底在做什麽啊!怎麽还不回来?下次让我见到你的话,看我怎麽修理你!”




对於我爱罗和小李的关系,手鞠其实并不希望俩人如此继续的发展下去,也因此曾经大力地反对过,但看在两个人异常坚定的反应下,她只好勉强接受了这个事实。




当然她比谁都清楚小李在我爱罗的心中是何等的重要,她也并不是讨厌小李,更不是不能接受自己的弟弟的对象同样是个男子。可好几次她都会问自己,为什麽是他呢?像李洛克那种耿直热情的个性是最会为了别人牺牲自己的忍者类型。那到时被遗留下来的我爱罗该怎麽办?她无法想象彻底崩溃後的风影会是怎麽个样子的。她不想也不要再次手刃自己的家人了。她不要!她不要!她─




忽然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打断了她激动混乱的思路。转头一看,手的主人是她另一个弟弟。平时总是一副傲慢和无聊表情的勘九郎难得的认真了起来,正眼凝视著她。似乎是猜到了手鞠在为了什麽在烦恼,放在肩上的手的力道加强了片刻,随之他摇了摇头,把手放开後便快步跟上了我爱罗走在他的背後。




摸著刚刚还被紧握著的肩膀,她闭上双眼,深呼吸。勘九郎的意思是要她放开吧?不要为了将来还不知道是否会成真的事而牺牲现时得来不易的幸福。身为忍者的他们人生大多数都是很短暂的,所以就支持他们吧!这也是她们唯一能够补偿这个从小就没得到过任何爱的末弟的方法。




甩了甩头,脸上挂著一味苦笑。啊啊~~她几时变得如此软弱了,还得要自己的弟弟提醒开解?如果被鹿丸那小子看到此时这麽逊的自己,一定会被他笑死的。想通後,恢复了往日傲慢自信的手鞠露出了阴险的笑容。算了,多愁善感不是她的个性,与其在这胡思乱想把自己搞得乱七八糟的,倒不如计划下如何把那小子拐到砂忍者村去,呵呵。




就在我爱罗一行人步出了木叶森林不到百步的地方时,一阵强风席卷而来,一夥人的衣角裤摆顿时随风而拽,众人也只看到眼前一绿便睁不开眼睛了。等风劲消失,他们终於能再度睁开眼睛时,每个人都惊讶不已。




眼前那碗碟式的发型,绿色的贴身紧衣和浓密的眉毛,那不就是号称是木叶闪电的绿兽─ 李洛克吗?




“哈。。。哈。。。太好了,你们还没走太远。”




半湾著腰,小李喘著气,一脸倦意地抬头望著我爱罗道。随之招牌的灿烂笑容挂在脸上,他缓慢地步向我爱罗,手上捧的是一个由沙子所做成的玫瑰和一个精巧的浅绿色小包裹。




“谢谢你的玫瑰。这下它们又有了个新伴了。”




已经收拾好心情,准备再度忍耐的我爱罗脸上虽然还是没什麽表情,可是很明显地在看到小李时双眼却放柔了许多。




“还有对不起,迟回来了。”




直视著他的眼睛,小李一脸认真地接著道。在回木叶的路上,他的心总是忐忑不安。眼看中忍大会就要结束了,他离木叶还有几百公里的路程,本想一股劲儿地冲回去(以他的速度是绝对可以在大会的最後一天赶回去的),但碍於身边带著伤者,小李只好打消这个念头,强忍著心中的焦急,以常人的速度赶路。结果还是赶不上,迟了一天半左右才到达,心想我爱罗大概已经离开了,为此他还小小的难过了不少。幸好最後还是让他见到他了,尽管自己此刻看起来一定非常狼狈脏乱吧。




听到小李如此认真地道著歉著,我爱罗的心里一阵暖意,脸上终於露出了一道真心真意的幸福笑容。




他终究还是赶回来了,他还是履行了他对他的承诺。




知道他并没有生气,小李心里暗松了一口气也回笑了。就这样俩人静静地看著对方,把彼此的容貌神情紧记在心。对他们两个而言,无需太多言语,只要能见上一面,知道对方安然无恙,这就足够了。




可惜这温馨特好的气氛却被一个人打断了。




“你是从哪来的啊?我们一早就在闸门口那了,都没有看到你!?”勘九郎终於 忍不住插嘴问了此刻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离出发到现在已有好些时间了,这家夥是打从哪来的?看他的样子好像是刚刚才回来吧?




“喔~那是因为我们刚刚从别处进入,经过我家时,突然看到这个。”挪了挪手中的沙玫瑰,小李微笑道。“就想你们可能今天才离开,所以就立刻跑过来了。”




“跑?!”勘九郎吃惊地喊道。他们都快要走出木叶的森林了,这样的距离是说跑就跑得到的吗?!




点著头,小李有点不好意思地指了指脚更。“因为不知道你们走了多远,所以就拆下凯老师给的练重斤,直奔这里来了,看能不能追上你们。”




解释完,他看了看周围後突然像做错事的小孩般有点小声地对著勘九郎 一群人说道:“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告诉凯老师我拆了练重斤,他不知道我平时还带著它们。”




自从小李好不容易在那艰难的手术後恢复了手脚的灵活度和力道,凯便禁止他再度系上那些练重斤,以免加重脚的负担,引起旧创。可是体能训练至上的小李又怎麽舍得放弃这个使他变得更强更快的方法呢?所以他第一次违背了凯的指示,偷偷地继续带上它们。




看著眼前这个即没幻术又没有忍术才能,只有体术和似乎永远烧不完的热情的上忍,勘九郎不禁有点佩服。那小子的速度又增快了,他简直不是人。不过─ 扯了扯嘴角,刚好配他那个也不是正常人的弟弟。呵呵,怪物配怪物吗?真是有趣。




转头瞧了瞧他弟弟, 果然连日来从我爱罗身上感觉到的那股死气沈沈和压迫感在小李出现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淡然的安稳感。虽然他的确因为我爱罗的对像是小李而震惊了许久(俩人都是男的好不好?而且他那个弟弟竟然会喜欢上某人,真的教人毛骨耸然!)但就和手鞠一样,他很清楚我爱罗能从以前那种疯狂的杀人魔蜕变成如今成稳的风影,其中最大的原因便是这小子了。所以在震惊退去後,他反而是最支持他们的人。(当然老实说,也是因为这实在太有趣了,勘九郎不舍得那麽快就结束所以才插上一脚,帮助他们。)




“喔,对了!差点忘了!”




面向我爱罗,小李把手中的浅绿色小包裹递了过去,一脸兴奋地道:“这是水之国特产的糖果,用柠檬浸泡在泉水里然後加上麦糖和冰粉,又名‘水柠檬’,很好吃的哦!我想风影大人长年都呆在沙之国一定没有吃过,所以就买了些想让你尝尝!”




接过那包装精致的包裹,我爱罗却看也不看一眼,道了一句谢谢後,便直瞪著小李,双眼闪过了一些莫名的苦涩。




被我爱罗盯得有点不好意思,小李摸著头,傻笑地继续道:“不过啊,本来想在中忍大会上给你的,结果因为回来的中途出了点小状况,延迟了几天才回到木叶。幸好风影大人还没走,还是让我赶上了,呵呵~”




“我爱罗。”




“哈?”眨了眨眼睛,小李有点不解地问道。




“叫我我爱罗。”完全不理会周围诧异和尴尬的眼光,我爱罗有点不悦地重复著。




这。。。小李有点困扰。虽然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他也会不避嫌地称呼他的名字但是在别人面前,身为一名忍者的他怎麽能对风影如此不敬呢?可是不这样的话,我爱罗就会生气吧?这。。。这怎麽办好呀?咬著下唇,小李苦恼著。




看到一脸不知所挫、进退两难的小李,我爱罗又好气又好笑。伸出右手温柔地抚摸了下小李有点脏乱的脸,我爱罗轻声但语气认真地说道:“我虽然在沙漠中,但我最喜欢的颜色还是绿色。好了,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要赶路了。你快走吧。”




听罢,掠过小李眼眸的先是疑惑、接著是惊讶,进而是理解後的欣喜和感动。轻轻地握住那贴在他脸颊上白皙的手,感受著那逐渐传来的暖流,小李的脸淀开了幸福灿烂的笑容。他又怎麽可能会不了解他话中的意思呢?虽然我爱罗是高高在上的风影,但在他的面前,我爱罗永远只是我爱罗,一个系著绿色的我爱罗。




“喔,我一定会好好的休息的!风影大。。。我爱罗也要照顾好身体!”




“好。”




收回右手,我爱罗应声道。再看了小李片刻後,示意手鞠等人跟著他後便转身离去。这样他就能再忍耐到下次见面的时候了,只是不知道那将会是何时。算了,今天能见到他,他已经满足了,所以。。。




似乎知道我爱罗在想什麽似的小李忽然在背後喊道:“过两个月,我就会放长假了。到时我会到砂之村去找你的!”




吃惊的停下脚步立刻转身,我爱罗有点不相信地望著说出这番话的小李。长假?到砂村去?火影那女人会答应吗?




只见小李肃起了大麽指,摆了摆那经典式的姿势,喊出了他的承诺。“这是约定!我一定会去的!要等我喔!”




看到如此的小李,心里的疑惑释然了。既然他都摆出了那样的姿势,想必一定是真的吧。小李是绝对不会欺骗他的。对他的承诺他也从来没有食言过。两个月吗?在两个月就能再见到他了,心里不禁泛起了一丝甜意和期待。好,那这次就换他来等他吧!




向小李微笑点头後,我爱罗便继续领著自己的忍者往前走去。这次是真的要走了。在众人的背影消失在绿叶茂密的树林後,还是可以看到一抹猛挥著手的绿影。




我爱罗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手里的浅绿色包裹,往里面一瞧─




一棵棵金黄色的糖果晶莹剔透,闪闪发光,真是好看极了。轻轻地捏了一棵,他放入了嘴里,细细地品尝著。一放入口中,超强的酸味立即侵袭著整个舌头,但很快地随之就有股清爽的甜味破壳而出,把酸劲减少了许多,就这样一酸一甜的味道翻搅在口中。




水柠檬吗?果然如小李说的一样,好吃。




嘴角再度微微的上扬,我爱罗望著包裹里的糖果心里作了一个决定。




“手鞠。”




“什麽事?”手鞠一听到我爱罗叫她,便立即走上前问道。




“如果可以的话,想办法从水之国进口这糖果。”




看著手鞠微微皱眉的样子,他笑著补充道:“而且要在两个月之内办到。”




“是,我尽力而为。”




虽然手鞠一脸的不愿意但她还是应允了我爱落的‘请求’。只是,我说弟弟啊,这也太任性了吧?!不要因为那小子喜欢吃你就非得在村子也售卖啊?!




小李,两个月後见。




到时我们吃著水柠檬一起再回到那片花田,好吗?




忽然一阵暖风在我爱罗的身旁吹过,穿梭在木叶的街道上,轻轻地掠开一道窗口的橘黄色窗帘,流进了一个整洁干净的浅绿色装簧的房间里,然後慢慢地流逝在一个看起来有点破旧的玩具熊娃娃和被保存得好好的,由沙作成的菊花、荷花、樱花和梅花。




<完>




--


后记:


这篇试了N次却一直发不上, 希望这次发的上吧!


这是个非常冷的CP, 尤其是现在。在LOFTER有喜欢我李的亲吗?


这并不是新文, 很久很久以前在我鲜网的窝就发过了. 当时会写这篇文完全是因为受到了一位亲 (水柠檬)的鼓励和留言,觉得非常感动和开心所以就着手写了这篇。


其实当初看火影的时候,我一直觉得(也认为) 比起鸣人, 给予我爱罗最大的[冲] 击还有思考改变的是小李,发展空间很大, 可是到了后期大概是因为作者大大觉得鸣人和我爱罗比较能有共同点吧,所以好像没有再在我李这点发展下去了, 觉得蛮可惜的。)


照惯例, 把当时写的后记也一起帮来:  


哇~我的第一个正式主我李文!就如《初恋》一样,可以单一看但严格来说应该算是HOME系列的一个番外。呣~只是作为一个我李文,他们互动的部分也太少了吧~~而且小小地尝试了新的写法结果文风似乎变得有些乱…


这篇是献给水柠檬亲的,希望你会喜欢。因为其实基本上在短期内,我是不打算上载或写任何主我李的文的(要填坑啊~~)但既然水柠檬亲如此热情的留言,所以就试试看。这篇可以说是我赶出来的,如果不合你的胃口,要多多包涵哦~


不知道,各位亲是否能接受这麽一个我爱罗呢?其实在HOME的设定里,成为风影後的我爱罗变得成稳了多,不再是那麽不稳定、难以捉摸、情绪[偏]激又心狠手辣的个性。


不是说以上的全然消失不见,只是在他当上风影之前,发生了很多事情而使得他逐渐内敛起来也比较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了。这些都是拜小李所赐的哦~ 什麽意思? 呵呵,提示是小李是唯一一个能突破我爱罗的沙之盔甲,触碰他真身的人喔~     


这些都会在HOME里提到,所以在这就不多加解释了。(话说我这个系列真的是番外比正文多啊~~)


附带一提,若有亲没看懂的话,(其实是我没有多加解释,汗),那沙玫瑰是有意义的。那就是每年我爱罗都会作一种不同的花朵送给小李,而这些花朵都是他曾经与小李在一次任务中(在他还没当上风影之前)一起看到的,而今年刚好轮到了玫瑰。还有不要置疑,那个玩具熊的确是原著中我爱罗的那个熊娃娃!至於为什麽会在小李的房间。。。(应该或许有一天我会在一篇番外详细地诉说吧,有人要看吗?要告诉我哦~)


其实在HOME里,这一对是比较[纯] 情的一对,所以有关他们的文通常是会比较淡淡的。(当然前提是在写成为风影後的我李,至於风影前嘛,呵呵呵,就另当别论了。)



评论

热度(39)

  1. 以齐制宾梦幻与现实的分站 转载了此文字
  2. 老洋叔挠挠墙梦幻与现实的分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