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洋叔挠挠墙

偶尔刨点粮……离目标自给自足还有十万八千里……

我李短篇 二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搭档了。”李洛克向面前一头红发的少年伸出手,中气十足地说道,“请多多指教!我爱罗君!”

“……请多指教。”

 

 

木叶崩溃事件后不久,木叶与砂隐便签署了结盟的合约。除四代目风影遭暗杀、三代目火影战死以外,这次事件中两村也牺牲了好些忍者,实在是元气大伤。随着合作的推进,上层也开始考虑编组合作的尝试。毕竟两村差异较大,教育风格也很不同,如果双方各出一名忍者组成双人搭档,既可以互相取长补短、共同进步,也可以锻炼双方的沟通协调能力,在将来若是需要携手御敌,编制也能更加灵活,合作起来也能更加得心应手。双方高层在会议上一拍即合,马上就展开了第一次试验。

 

“被选中参加本次试验的你们呢,可都是优秀的下忍。如果没有一定能力,和其他村的人编组,可保不准你们之间会如何相处。”卡卡西眯着眼,用一贯的懒洋洋的腔调说道,“不仅仅是战斗能力,作为忍者,团结协作也是很重要的能力之一。那么,就请各位在试验期间,好好加油吧。”

 

“这次的试验其实也就是个特别训练,最后可是有测试的。如果在测试中表现得好,可是能得到一份神秘的奖品哦!”凯故作神秘地说完,照例高喊了一遍“这就是青春啊!燃烧吧青春!”之类的口号,拍了拍李洛克的背,然后转身追着刚出门的卡卡西胜负对决去了,留下满心激动地喊完“是的凯老师!燃烧吧我的青春!”的某位热血少年,和他身边似乎一脸镇定地看着他的新搭档。

 

“能参加这次试验是我的光荣!唔——哇!感觉要燃起来了!!!”

 

你已经燃起来了……看着面前精神抖擞双手握拳仰面朝天、浑身散发着火热的绿色少年,我爱罗在心中默默地吐槽。这家伙之前不是被自己搞得差点终身残疾吗,怎么和自己组队却没有半分惧色,怎么还能这么正常地和自己说话呢。不明白。(他的心理阴影面积我想算一下啊,这不科学啊_(:3)∠)_ )

 

脑袋快速运转几秒得出结论:这家伙,肯定不是正常人。(这家伙有病还老烫手,我要离他远点_(:3)∠)_ )

 

“我爱罗君。”好不容易从热血的世界中恢复理智的李洛克,又是一个大拇指加亮白牙,“这次我一定不会输给你的!”

 

“……哦”。这次是团队协作而不是对战,这家伙应该明白吧……我爱罗挠了挠头,“……听老师说,这次把我们俩编在一组,是因为前些天的佐助夺还战中,我们有共同战斗的经验。”除此之外,还有中忍考试时的交手,那次近乎赌上一切的较量足以让双方摸清互相的实力。但是我爱罗不敢提中忍考试哪怕一个字,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好像是李洛克已经把中忍考试的事完全忘了,而自己只要一提就会让对方想起来。

 

如果真的已经忘了,可以的话,他不想让他想起来。说不清为什么。

 

“啊……上次……”不知为何,李洛克的精神却突然有些萎靡。但一秒后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又是一脸灿烂地说道:“上次既没能把佐助君带回来,也没能打得过君麻吕君,实在是很丢脸。要不是我爱罗君及时赶到,我可能就没机会参加这次试验了。谢谢你,我爱罗君!这次我一定会加油的!”边说边握紧了双拳。

 

“啊……不客气的……上次要不是敌人病发,可能连我也已经……”我爱罗斟酌着用词。

 

“对不起,我爱罗君,这次我一定不像上次那样拖你的后腿,我会加油的!”

 

并不是想怪你拖后腿啊,这家伙。“不……没有,我只是想说,我也并没有帮上什么忙……”

 

“没有的事!”

 

我爱罗被突然放大到几近占满自己整个视野的西瓜皮脸吓了一跳。

 

“没有的事!”对方又重复了一遍,语气坚定。

 

“我爱罗君的实力我很清楚,你非常强,非常非常强。如果没有你在,我一个人大概没等到他病发就已经输了。所以真的很谢谢你。”

 

还没等我爱罗回一句“不客气”,对方又补了一句:“所以这次,我一定要变得更强,然后打败你!”

 

……真是服了他了,李洛克。这家伙该说是好斗还是好强,怎么脑袋里想的全是要打败我呢。

 

“砂隐和木叶已经交好的现在,我们已经不算是敌人了吧……?”犹豫着开口。

 

“敌人?”李洛克满脸的诧异,“我们为什么是敌人?”低头皱眉想了好几秒后,他的脸上又浮现出了笑容。

 

“从上次中忍考试交手以来,我一直把我爱罗君视为一个强劲的对手。并且从上次共同战斗以来——”

 

我爱罗微微睁大了眼睛。

 

“我觉得能和我爱罗君成为要好的朋友。所以,请允许我再说一次,请多指教啦。”

 

朋友……吗……木叶的人怎么都这样,上次是鸣人,这次是李洛克。

 

回握住对方伸出的手。虽然缠满了绷带,却依旧能感受到十足的温暖。不知为何还伴随着一股很坚实厚重的感觉,回流到自己身上。感觉很让人安心。

 

“请多指教,李洛克。”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