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洋叔挠挠墙

偶尔刨点粮……离目标自给自足还有十万八千里……

惩罚军服艾霆同人(续写HE)一

之前存档发的了,十月突然说违规被屏蔽,当时那个通知我还看不完整,今天才看清楚。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违规要被屏蔽?我根本就没写什么不健康的东西啊,强烈要求LOFTER给我一个说法。

存档

第一篇

----------------------------------------------------------

三大将军的权力交接到了三位年轻人的手中也过去两年了。凌卫,佩堂修罗,艾尔 洛森,三位意气风发的青年将军,虽然在只有三人的最高会议上也常有小冲突有小摩擦,但他们却也都能意识到互相的真心,不是像老一辈一样只为了家族的权势与地位,而是发自内心地为了让联邦的未来愈加光明而努力着。随着互相交流的增加,与会时的争吵与合作,加上过去的种种因缘,虽然表面上还是看互相不顺眼,但三人间其实也不可否认地产生了不少,大概可以称作革命友情的东西吧。

在佩堂修罗主导下的科学部,短短数年便又开发出了多种新型设备。之前的许多技术也得到了很大改善,包括复制人培养技术,意识转移技术,当然,还有佩堂最上心的植物保存技术。

当佩堂以一副轻佻随意的态度在会议上提到进来那些技术的提高和成功率的上升时,他注意着艾尔的咖啡色眼眸中透出的光亮比往日更甚。

这两年来,每个月艾尔都会通过虚拟训练系统与卫霆相会一段时间。但毕竟是模拟设备,即便再逼真的五感也不是真实。然而就算这样,他也已经很满足了,毕竟可以和卫霆说话,曾经认为是再也不可能实现的妄想。然后随着被解冻及与凌卫的相见,和卫霆说话,就是他唯一的渴望。

但佩堂的话还是让他不禁想要追求起更好的东西了。佩堂这家伙用这种语气,存心是想挑逗我吧。佩堂将军,既然技术已经到这个程度了,你又在这里提出,我就只能理解为你想卖我人情了。

“既然佩堂你提出了,你们知道的我可不会装作没听见,对吧凌卫。”

因为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又是互相有过很多交流、没有必要耍心机藏暗牌的对象,三人间的称呼慢慢也就变得随意了,何况这大会上只有他们三人呢,当然是直呼大名,互称将军什么的只有开启嘲讽模式时才使用。

佩堂哈哈一声:“我这话,当然就是对你这个整天想爱人想疯了的家伙说的。我佩堂其实,也是个好人的嘛。”顿了一顿,“凌卫啊,你觉得呢,你也对每个月必须陪这疯子腻烦了吧。哈哈哈。虽然一个月一次,但在最高大会上湿裤子的感觉——”

“闭嘴佩堂!”虽然也经过两年了,但凌卫还是没能习惯接受这种骚扰性发言,抿了抿嘴,“我当然希望能早日摆脱卫霆这家伙了,每次好不好就要在我脑子里跳出来,也真是受够了。”

这两年来已经慢慢习惯了脑内存在另一个人的意识。而卫霆的意识似乎也更能控制其本身了,似乎是也渐渐习惯了这副身体吧,变得可以在不借助酒精的情况下进行休息。因此,在和凌谦凌涵……的时候真是帮了大忙了……不对,要不是他的存在根本没有这么多麻烦事嘛!

抬头又遇上艾尔明媚的笑容。自从和卫霆的间歇性通话开始后,艾尔整个人都变了,不再和以前那样双眼透着坚冰。能和心爱的人再一次相遇,一定很幸福。虽然这家伙当初那么粗暴地折磨过我,但想想如果交换立场……其实这男人也确实可怜,可敬。

“也就是说,你同意帮助我解放卫霆了,对吗!”艾尔的笑容更灿烂了,“那么DNA的提取就拜托了,凌卫。我想多要几份样本。”

“作为对我的感谢,也给我一份呗。”佩堂轻笑。两年过去了,和小叶的故事,也不再是只属于自己一人的秘密了。

“只是DNA而已,要多少给多少。”只有自己获得幸福也确实不公平,若是能让卫霆,还有和我一样的复制人也得到幸福,区区样本提供算什么呢。

至于复制人所需的手续与关系的疏通,身居军部最高等级长官也自然是轻松办好。

一周后,两个充满新调制的培养液的培养舱中间的胚胎均已成型。又过了一个月,两个胚胎已经长到了十岁的模样。

修罗家的培养舱立在植物园的最深处。佩堂修罗的植物园里有各式各样的奇异树叶,都是他多年来在各个星球上收藏到的宝贝。由于科学技术的发展,完全不同环境下生长的植物很不可思议地都在这里健康地发芽,伸出嫩枝,茁壮成长。小叶,等你醒来,看到我给你收集了这么多叶子,你一定会很开心吧,你会叫着我的名字对我笑吧,这么多片叶子都给你,你算一算要亲我几下好呢?

洛森家的培养舱则是立在洛森的套房露台附近。楼下是成片的草地,风和日丽的时候,阳光就暖暖倾洒在不远处,微风拂动翠叶,阳光的味道夹杂着青草和泥土的香气就这样包围在玻璃外。就像我们恋曲奏响的那一天,明媚,温暖。卫霆,等你在这个身体内苏醒,我们就不用再害怕黑暗,可以一起沐浴在阳光中,一同度过下午茶时间,一起谱写幸福恋曲的续章。

终于,在三个月后,胚胎长到了二十四岁的模样。

佩堂拥有小叶的记忆文件,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而借由意识转移技术,卫霆的意识也成功从凌卫脑中转移到了记忆文件内。虽然洛森家也留有一份卫霆生前的记忆文件,但毫无疑问,凌卫身上的那个卫霆,已经拥有了这几年的经历。除去没有自己的身体外,其他的一切都是真实的,经历都是成为了记忆的一部分,都是卫霆作为卫霆而活着的日子。

其实说实话,你要走了,我还真有点舍不得呢。在转移前一天晚上,凌卫稍微强硬地拒绝了弟弟们的求欢,说是要和这位朋友进行最后的交流。

“反正转移成功后,卫霆就是实体了,哥哥你可以和他真人交流啊,不差这一个晚上的嘛。”凌谦悻悻地说。

小混蛋,你们那种事才是不差这一个晚上呢。反正今天被我拒绝了,明天晚上大概会……凌卫郁闷地想着明天被欺负的场景,卫霆啊卫霆,在心里和另一个人直接交流这种事,其实还是很不错的,就和你告个别吧,心灵之友啊。

哈哈,凌卫,这几年也谢谢你的照顾了,还有你对艾尔的照顾。

没什么,我也有受你照顾。说实话我还是不大喜欢那家伙。

哎,艾尔是个好人。

哎,随你怎么说吧。还是祝你们俩幸福啦。

谢谢,凌卫。

……以后,也可以再找你聊天吗,有时候觉得和你聊天意外地有意思呢。

当然,欢迎。

有时候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也真是太紧密了。

那我也还是更想和艾尔在一起哦。

笨蛋吗你,我们又不是那种关系。

在阳台吹着凉风看着星空,一个身体里的两个意识不约而同地浅笑。

凌卫派去的麦克医生,已经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了。和凌谦的那次手术一样,他把从凌卫处拿到的卫霆的记忆文件,和佩堂处拿到的小叶的记忆文件,分别植入两个复制人的脑中。灵族的培养难度原本较高,但由于科学技术的进步,加上身为灵族成功复制人的凌卫的配合研究,似乎命运之神也不再刁难,这次的复制人的发育与成长都一切顺利。

最后的一步,唤醒。

非常成功。没有任何问题。

于是两对分离多年的爱人终于相拥。

评论(1)

热度(25)